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闻 >
泰山脚下的十二个灵异故事
来源:http://www.kickoff365.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8-06-19 18:08 * 浏览 :

  而90年后打带走了绝大多数年轻人,到了现在村子里几乎已经荒废了,当初村子的土地就很不肥,水浇地只有区区三大亩(不是现在的亩),年轻人根本不可能种地养家糊口,剩下的那些年轻的最后也都陆续了,到最后连当年十分之一的人口都没有,留下的都是一些风烛残年的老人,他们的子女或是不孝或是没能力,没把老人接到城里享福。

  这是一个远点的亲戚,72年(还是73年记不住了)得了大病眼看撑不了几个月,这个时候推广火葬,要求从之后的某天开始全部人都得火葬,那会按照老风俗来说,死后留全尸才是正道,火葬不异于挫骨扬灰,或者用我们这里的说法叫回炉了,这是很难听的说法,只有的人死后才说回炉,意思是这个人太差了,得回炉重造。四老奶奶不想火葬,老是念叨一辈子没做事,怎么临了还得回炉呢,家里人都劝她放宽心,身体没事,就算真没了也想办法让埋棺材,不会真烧了她,四老奶奶听着宽心也就不怎么叨叨了,家里人也想的明白,觉着毕竟地方偏僻,就算真土葬一般也不追究。

  几个小孩有点害怕,这片岭都很熟悉,可也从没听说过这,平时到处玩没道理会发现不了这么一地方。大家都不敢走了,就开始大声吆喝,可喊了半天也没有回声的,大点的孩子就说咱往回走,别走这了,说不定能走回去,几个人以上两觉得可以,立刻掉头拼命往回跑,跑了半天觉得腿都要跑断了,前面终于出现了玩耍的那个蓄水池,跑池子跟前回头一看,斜道下方不远处明明就是村子。

  村子据说是明朝才有,最早来的那个人姓徐,此后很多年村里都是徐姓的多,听爷爷说,一直到建国后,徐家人脉突然开始凋零,倒了80年代,徐家男丁就剩下了徐老二,他哥哥徐老大很小夭折了,这一辈只剩下徐老二一个人,可偏偏徐老二是个老光棍,倒不是他人不好,而是徐老二腿不太好是个瘸子,虽然能走,但一瘸一拐的姑娘都看不上,也就找不着对象,一直单着单着就到了四十岁。

  赵奶奶身体一直很壮实,与她劳动了一辈子有关,但是在她去世之前那段时间,可以说颇为诡异,先是她说自己做梦一直自己爹娘(很多大限将至的都会做这样的梦),说自己可能也快过去了,然后就是在她去世之前几天,晚上她屋子里总是有哽咽声,屋子门口就点着两根白蜡烛,院子里到处都是烧纸的痕迹,就像死了人一样,左邻右舍觉得不吉利,就劝她别乱想,但是赵奶奶就说自己真快过去了,想买点阳寿,都没买到,烧纸烧不干净,蜡烛也着不完就灭,点的香帽也很不好等等之类的。大家都不以为然,劝了一阵也就算了,毕竟上了年纪,老人都会疑神疑鬼的。

  赵奶奶不是死在夜里,而是死在白天,也不是死在床上,而是端坐在屋里唯一的一把像样的椅子上,头往后仰着,身体做的很端正,就好像是知道自己死的时间预先坐好的,当时也是秋天,树叶子落了不少了,也刮着北风,正值降温,这样的景致再加上门口的蜡烛油和端坐的赵奶奶让人惊恐至极,第一个发现的是赵奶奶的一个妹妹,两个人经常一起说说话,关系比较好,那天她包了水饺中午送过去就看到了这一幕,也是吓得不轻。

  但就是这么一个破庙,后来大家都不敢往里面避雨了。事情是当初有天要下大雨,阴得很厚,雷声已经大作,大家一商量,大队就说回去避雨吧,看起来雨下不小的,于是大家就走了,可唯独落下一个人,那人姓刘,排行老二,就叫他老二吧,当时他到一边去上厕所了,回来的时候大家已经走远了,他想赶紧赶两步追上,这个时候偏巧就下起雨,就躲进去破庙了,这一幕被走在靠后的一个人看到了,当时也没觉得什么,躲雨么,大家就赶紧跑回村子了。

  当天晚上老二媳妇找到大队,说老二还没回来,人不见了,大队一听也奇怪了,就招呼大家去找,最后看到的那个人说,老二当时躲雨进了破庙了,可能在里面睡着了,去哪里找吧。众人打着手电就去了,可是破庙了除了一双老二的鞋子什么也没见着。大队当时毛了,鞋子在这里,人能走哪里去,总不能不穿鞋了吧,众人在四周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人影,就只好回去了,之后找了好几天也报了警,但老二就像蒸发了一样,从此杳无音讯。到了八十年代,刘家才给他修了坟,把他的衣服什么的埋了进去。

  很多人可能走过晚上的土,这时候远处有光照着反而不好走,不管影子还是光都会模糊掉,反而不如只有月亮照的时候那么好走。边华有点看不清就紧走几步,走了一会,身后的光变得黯淡了,这时,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束光,这下是从前面不远处照的,这样不仅刺眼而且更看不到了。边华心里暗骂几句,电不照真烦人。就停下脚想等那人过去。但过了半晌那光也没有动还是那么照着,边华心里有气就想上前说两句,可这时光灭掉了,边华一瞬间好不适应,四周黑漆漆的,过了十来秒眼睛熟悉过来后,却又发觉前面的人不见了,边华还算是的人,觉得有蹊跷,就想紧走几步赶紧回家,刚想起步,那束光又出现了,这次是在身后的,但光线不是照的自己了,边华借着光看过去,心里顿时凉了,因为光源是飘着的,根本没有人,而且那光的颜色不是一般的,而是泛着红的颜色,就是说,那根本不是什么手电,而更像是眼睛。

  先是我一个远房表叔再去东岭干活时,在岭上一片栗子林看到一个穿着大褂的人远远的站着看着他。他心生好奇就喊了一声,可那人一点动静都没有,表叔毕竟年龄大点见过些世面,当时觉得不对劲,怎么会有人穿着古装呢。立刻跑回村子叫人,跑了一小段就碰到了村里的一个人也上坡干活,表叔赶紧拉着那人过来看,可是那人已经不见了。

  过了一个多月这事渐渐淡却了,可有一天在村口的小卖部前小广场那里,很多人都喜欢傍晚在那里乘凉,小孩也在那里玩,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远处坡上那个大褂又出现了,还是直愣愣的看着大家,这次人多大家也没那么害怕,就商量了下,一起冲了过去。出人意料的是这次这个大褂动了,转身向后走去,然后转到坡后面就消失了,众人跑过去后又是什么也没看到,有个人说,这是不是村子里的一个老祖想告诉咱点啥,众人觉得很有可能性,就在大褂消失的地方开始挖,但是啥也没挖到。

  就是这种有点的小地方也成了禁地,原因很简单,早些年建村子里一些夭折的小孩或是不想养的女婴或是有残疾的都被丢到了这个地方,久而久之这里就尸骨累累,建国后就很少有这种事发生了,但大家还是很忌讳这里,几乎没人来。后来八十年代,村里想把这里修成水塘养鱼,就决定清理一下这边,一天村长带着几个干活的进去了坳谷,当天下午回村的时候脸色非常差,嘴里悼念着。

  这个男的拆了之后没一年就得病死了,死的时候才不到30,留下两个孩子和他媳妇。可还没完,大儿子长到16岁,刚中考完约着朋友去虎山水库游泳,可下去就再也没上来。这个卖鸡蛋的因为这个打击眼睛都差点哭瞎了,可还没等她缓过气来,他的女儿又得了重病,据说是尿毒症,具体治没治我不知道了,是不是还活着也没听说,因为就在这些事串成串时,这个女人每天都嘴里念着造的什么孽时,他自己就出车祸了,被一辆卡车碾过去,当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