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闻 >
真实鬼故事:山东泰山的十二个灵异故事!
来源:http://www.kickoff365.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8-06-19 18:08 * 浏览 :

  我的老家在泰山周边的一个小村子,算是离开了泰山山脉,但主要是丘陵地区,我的老家就在两个丘陵夹着的小谷里。

  村子有一条县级公,也有长途客车,虽然偏僻但也不是不通人烟,但因为公只是通往里面的几个村子,所以来往车辆还是很稀少的。

  而90年后打带走了绝大多数年轻人,到了现在村子里几乎已经荒废了,当初村子的土地就很不肥,水浇地只有区区三大亩(不是现在的亩),年轻人根本不可能种地养家糊口,剩下的那些年轻的最后也都陆续了,到最后连当年十分之一的人口都没有,留下的都是一些风烛残年的老人,他们的子女或是不孝或是没能力,没把老人接到城里享福。

  现在很多房子都破败,甚至出现了大范围的荒地。我要讲的一些故事就来自这个村子以及周边的几个相似的村子,一些是我自己经历的,一些是我的小时候玩伴遇到的,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是1995年,快十岁,所以大多故事还是记得很清楚。

  这是一个远点的亲戚,72年(还是73年记不住了)得了大病眼看撑不了几个月,这个时候推广火葬,要求从之后的某天开始全部人都得火葬,那会按照老风俗来说,死后留全尸才是正道,火葬不异于挫骨扬灰,或者用我们这里的说法叫回炉了,这是很难听的说法,只有的人死后才说回炉,意思是这个人太差了,得回炉重造。四老奶奶不想火葬,老是念叨一辈子没做事,怎么临了还得回炉呢,家里人都劝她放宽心,身体没事,就算真没了也想办法让埋棺材,不会真烧了她,四老奶奶听着宽心也就不怎么叨叨了,家里人也想的明白,觉着毕竟地方偏僻,就算真土葬一般也不追究。

  这里要说一下,我们那边比较偏僻,有点管的意思。就连浪潮这么厉害,我们那里都没掀起什么风浪,总共就了我爷爷一次,因为成分是富农,更是搞笑,就召集村民,让我爷爷站在前面,给大家讲了一些话语,到了晚上那个人就拿着东西来我家找我爷爷喝酒了,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可转眼村里另一个老人走了,正好到了那个日子,他家里都准备好了,第三天下葬,埋了棺材,没成想在销户时,人家真追究了,最后把尸体挖出来拉到城里火化的。四老奶奶一看吓坏了,安抚了好几天都不行。

  就在那之后没几天四老奶奶就了,一早出门,到了晚上也没回来,村里有个人看到了,说她去西坡了,问他干嘛去,她就说出趟门,穿得整整齐齐的,当天全村子都去找她,可找遍了村子也找不到,最后又发动邻村的一起找,找了半个多月可还是没找到,最后家里也就放弃了,登记了人口就算了。

  一晃十几年之后,四老奶奶的一个好朋友也要走了,临走前才说出,她说四老奶奶怕回炉,就提前跑了,说找个好地方死在那里算了,最后给了个很可能的地方,是挺远的北边山上有片松柏树林。

  后来家里的去那边找了好久,最后在一个小土坑里找到了老奶奶的尸体,已经被树叶完全盖住了,要不是之前下雨冲了一下,可能还找不到。至于怎么死的,据说是喝农药了。

  斜道是村子往东岭的一条小,说它斜道不是因为他的坡度,之所以称之为斜道是因为他的左右也是有点坡度的,所以早些时候很多推车子的经常会推到边沟,之后80年代东岭修了个相对大的土,斜道就没什么人走了,我小的时候要不是听大人说过都不知道还有这么条小。

  但是斜道也被称之为邪道,很多人都在这条上遇到过怪事,就连我也遇到了一次。

  那是小时候我跟村子的玩伴一起去东岭的蓄水池玩,玩到傍晚天边的灰蒙蒙的,看起来要下雨,几个人就匆匆忙忙的往回走,没走多远,一个小孩就说

  我们结果人一看,虽然荒草丛生。但大体看起来还是能看出来应该之前是条,只是走的人应该很少。

  开始倒是没什么, 几个人走着闹着,但没多久,大点的孩子就发觉不对劲了,本来村子就在岭下,站高点就能看到,也不是很远,可我们走了半天,不仅没走到村子,反而连村子也看不到了,周围一看都是荒山野岭,没有人烟,更要命的是天快要黑了并且下起了零星小雨。

  几个小孩有点害怕,这片岭都很熟悉,可也从没听说过这,平时到处玩没道理会发现不了这么一地方。大家都不敢走了,就开始大声吆喝,可喊了半天也没有回声的,大点的孩子就说咱往回走,别走这了,说不定能走回去,几个人以上两觉得可以,立刻掉头拼命往回跑,跑了半天觉得腿都要跑断了,前面终于出现了玩耍的那个蓄水池,跑池子跟前回头一看,斜道下方不远处明明就是村子。

  这个时候村里的一个老人正好走过,看到我们在这个斜道口,就喊了一声干嘛呢还不回家,我们像遇到救星一般赶紧跟着他走大回村了。

  上问老爷爷关于那条的事,老爷爷也是皱着眉头,说你们也别问了,以后别走那边就是了。

  去年我回老家时,突然想起来这条,就自己跑过去那边,等好不容易找到了,发现那条已经完全看不到踪迹,显然没人在走了。出于好奇我又走了一次,可没走多远就到了村子,并没有发现奇怪的事。当初我们究竟走到了哪里,怕是没答案了。

  村子偏僻到现在还是喝井水,村里有很多水井,水位很高,下雨天都能满出来。有钱的都自己在院子里挖了水井,没钱的还是要去村里的几个公用水井挑水。

  村里在90年前后有个,从小没爹,他妈被他气死了。这个偷鸡摸狗,老幼,名声很差,各家各户都躲着他走。

  有一天村里一个人在村里最大的水井挑水,刚挑完了这个突然出现大声的嘲笑,说自己刚刚在这井里撒过尿,你们就喝我的尿吧。这人气的不轻,了一句就把水倒掉去另外的水井挑水了。之后去转告了经常去那边跳水的几户,让他们区别的水井挑水。

  说来惊悚,当天夜里下暴雨,连雷带闪的很是吓人,第二天清晨村里发现的房子倒了,大家一起把房子挖开,发现被生生的砸死在里面,表情定格在一脸惊恐。

  村子据说是明朝才有,最早来的那个人姓徐,此后很多年村里都是徐姓的多,听爷爷说,一直到建国后,徐家人脉突然开始凋零,倒了80年代,徐家男丁就剩下了徐老二,他哥哥徐老大很小夭折了,这一辈只剩下徐老二一个人,可偏偏徐老二是个老光棍,倒不是他人不好,而是徐老二腿不太好是个瘸子,虽然能走,但一瘸一拐的姑娘都看不上,也就找不着对象,一直单着单着就到了四十岁。

  某天徐老二跟几个要好的一起下地干农活,正刨着地,突然发现铲倒了硬东西,徐老二以为是石头,就想先刨出来,结果刨了好几下觉得不对了,石头很大像是个石板。几个老乡一看赶紧过来帮忙,等着石板挖出来,几个人惊呆了,这居然是一块墓碑,而且居然是徐家老祖的墓碑。但是没有找到棺材。

  村里的人一听说立刻都出动了,帮徐老二重新修缮了祖坟,以纪念这个村子的老祖。但徐老二却从哪开始疑叨叨的,经常说些奇怪的话,什么祖找我回去了之类的。

  过了两个多月,徐老二死在了自己家里,死得很平静就像睡着了,后来据说是心肌梗塞。但大家都不自觉得联想到了祖坟,一些老人就说,这是徐家老祖不忍心看徐老二在,把他接走了……

  2000年那会,乡里有条河道产沙子,村里有个人叫赵强会开车,就去那里给人开拉沙的大车,因为是偷着开采所以都是夜里运送,赵强白天干点零活,傍晚回去睡几个小时,倒了夜里十点就跑过去开车,但终究这样很疲劳,经常会打瞌睡,甚至睡着。

  又一次赵强开的实在困得睁不开眼,强撑着眼皮继续走了一会,不知道开到哪就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这个时候,赵强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猛的打了个机灵一抬头,发现车子正在一个桥上,马上就冲下桥了,赵强立刻急刹车打方向才勉勉强强的没翻下桥。

  开过桥后,赵强把车停在边,狠狠的抽了几口烟才平复了心情。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刚才是谁在提醒自己。顿时心里有点发毛。

  后来赵强问了问他父亲,他父亲愣了一下,告诉他赵强的老爷爷就埋在桥头的树林里。

  赵奶奶是一个很普通的老人,九十年代初去世了,哪一年我并不知道。因为赵奶奶一辈子没嫁人,也没有子孙,老了之后全靠自己养几只羊和一些亲戚接济,因为一直为人行事很好,所以大家都尊称她一声奶奶,又因为她迥然一身,所以村里谁家闹矛盾什么的都是让她来调解。

  赵奶奶身体一直很壮实,与她劳动了一辈子有关,但是在她去世之前那段时间,可以说颇为诡异,先是她说自己做梦一直自己爹娘(很多大限将至的都会做这样的梦),说自己可能也快过去了,然后就是在她去世之前几天,晚上她屋子里总是有哽咽声,屋子门口就点着两根白蜡烛,院子里到处都是烧纸的痕迹,就像死了人一样,左邻右舍觉得不吉利,就劝她别乱想,但是赵奶奶就说自己真快过去了,想买点阳寿,都没买到,烧纸烧不干净,蜡烛也着不完就灭,点的香帽也很不好等等之类的。大家都不以为然,劝了一阵也就算了,毕竟上了年纪,老人都会疑神疑鬼的。

  赵奶奶不是死在夜里,而是死在白天,也不是死在床上,而是端坐在屋里唯一的一把像样的椅子上,头往后仰着,身体做的很端正,就好像是知道自己死的时间预先坐好的,当时也是秋天,树叶子落了不少了,也刮着北风,正值降温,这样的景致再加上门口的蜡烛油和端坐的赵奶奶让人惊恐至极,第一个发现的是赵奶奶的一个妹妹,两个人经常一起说说话,关系比较好,那天她包了水饺中午送过去就看到了这一幕,也是吓得不轻。

  下葬了之后,赵奶奶的屋子就没人敢住了,一直空着。一个限将至是否有预知呢?

  其实在每个地方都会发生很多起,或是走失,或是被绑了,或是出了意外。但跟我们邻村的这个却有着不同。

  这个事件很早了,现在有些老人提起来还是心有余悸的。事情发生在离我们最近的一个村子,大约60年代的事,还都是公有制,吃大锅饭的年代。

  那村子外面不远的岭上有个庙,年代很久远了,破败不堪,因为下地的时候比较近,所以遇到下雨就进去躲一躲。据说里面的佛像什么的早就毁掉了,光一个空屋子,还有些草席子,四面也不挡风,窗户门什么的都烂了。

  但就是这么一个破庙,后来大家都不敢往里面避雨了。事情是当初有天要下大雨,阴得很厚,雷声已经大作,大家一商量,大队就说回去避雨吧,看起来雨下不小的,于是大家就走了,可唯独落下一个人,那人姓刘,排行老二,就叫他老二吧,当时他到一边去上厕所了,回来的时候大家已经走远了,他想赶紧赶两步追上,这个时候偏巧就下起雨,就躲进去破庙了,这一幕被走在靠后的一个人看到了,当时也没觉得什么,躲雨么,大家就赶紧跑回村子了。

  当天晚上老二媳妇找到大队,说老二还没回来,人不见了,大队一听也奇怪了,就招呼大家去找,最后看到的那个人说,老二当时躲雨进了破庙了,可能在里面睡着了,去哪里找吧。众人打着手电就去了,可是破庙了除了一双老二的鞋子什么也没见着。大队当时毛了,鞋子在这里,人能走哪里去,总不能不穿鞋了吧,众人在四周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人影,就只好回去了,之后找了好几天也报了警,但老二就像蒸发了一样,从此杳无音讯。到了八十年代,刘家才给他修了坟,把他的衣服什么的埋了进去。

  还有奇怪的是,那个庙在八十年代倒了,大家就在清理的时候发现下面居然有块石板,下面居然还埋着一尊佛像。

  我这个朋友姓边,叫边华,他上高中那会回家的很远,而且下晚自习要穿过一条挺长的小才能到家,两边就是树林子,说实话是不安全的,但那会少也没发生什么不对的,学校不强制住校,边华喜欢安静就天天回家,所以久而久之,就习惯了夜。

  那天晚上,边华和往常一样往回走,走着走着,发觉不对劲,自己前面出现了影子,而且不是月亮的照的影子,边华赶紧回头一看,发现不远处有束光照着,好像是有个人打着手电在赶,边华也没多想,因为这条走的人还是很多的,就转身继续走。

  很多人可能走过晚上的土,这时候远处有光照着反而不好走,不管影子还是光都会模糊掉,反而不如只有月亮照的时候那么好走。边华有点看不清就紧走几步,走了一会,身后的光变得黯淡了,这时,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束光,这下是从前面不远处照的,这样不仅刺眼而且更看不到了。边华心里暗骂几句,电不照真烦人。就停下脚想等那人过去。但过了半晌那光也没有动还是那么照着,边华心里有气就想上前说两句,可这时光灭掉了,边华一瞬间好不适应,四周黑漆漆的,过了十来秒眼睛熟悉过来后,却又发觉前面的人不见了,边华还算是的人,觉得有蹊跷,就想紧走几步赶紧回家,刚想起步,那束光又出现了,这次是在身后的,但光线不是照的自己了,边华借着光看过去,心里顿时凉了,因为光源是飘着的,根本没有人,而且那光的颜色不是一般的,而是泛着红的颜色,就是说,那根本不是什么手电,而更像是眼睛。

  东岭是村子发生怪事最多的敌方,也难怪,东岭土地不肥沃种不了庄稼,据说古时候这里就是乱葬岗,抗战期间这里曾是战场,更是埋了几千人,少部分分得出来的弄到镇上烈士陵园去了,绝大多数不认得都是就地埋葬。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已经懂事了,那段时间全村都弥漫着紧张气氛,具体听我到来。

  先是我一个远房表叔再去东岭干活时,在岭上一片栗子林看到一个穿着大褂的人远远的站着看着他。他心生好奇就喊了一声,可那人一点动静都没有,表叔毕竟年龄大点见过些世面,当时觉得不对劲,怎么会有人穿着古装呢。立刻跑回村子叫人,跑了一小段就碰到了村里的一个人也上坡干活,表叔赶紧拉着那人过来看,可是那人已经不见了。

  同村那人以为表叔在开玩笑,也没当回事,可没过几天,村里另一个我不认识的也遇到了,这次是东岭柏树林那里,也是穿着大褂远远地看着。这次的人胆子大喊了几声见没答应就上前想问问,可没成想,就一转眼的功夫人就没了。

  从那开始这事就传开了,村子闹鬼的事越穿越厉害,有些人有心想去探一下究竟,但那个大褂再没出现。

  过了一个多月这事渐渐淡却了,可有一天在村口的小卖部前小广场那里,很多人都喜欢傍晚在那里乘凉,小孩也在那里玩,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远处坡上那个大褂又出现了,还是直愣愣的看着大家,这次人多大家也没那么害怕,就商量了下,一起冲了过去。出人意料的是这次这个大褂动了,转身向后走去,然后转到坡后面就消失了,众人跑过去后又是什么也没看到,有个人说,这是不是村子里的一个老祖想告诉咱点啥,众人觉得很有可能性,就在大褂消失的地方开始挖,但是啥也没挖到。

  村里有个小山谷叫坳谷,具体怎么写我不知道,但是大家都叫坳谷,坳谷说是谷,实际上很小,整体也就几十米长宽,西边是一个小水湾连着斜坡,东边北边都是断崖式坡,没法进去,只有南边有个口子是水湾流出水的地方,可以淌着水进去。

  就是这种有点的小地方也成了禁地,原因很简单,早些年建村子里一些夭折的小孩或是不想养的女婴或是有残疾的都被丢到了这个地方,久而久之这里就尸骨累累,建国后就很少有这种事发生了,但大家还是很忌讳这里,几乎没人来。后来八十年代,村里想把这里修成水塘养鱼,就决定清理一下这边,一天村长带着几个干活的进去了坳谷,当天下午回村的时候脸色非常差,嘴里悼念着。

  后来才知道坳谷里的尸骨数量十分惊人,几乎是里三层外三层。村长觉得自己处理不了,就跑去乡里跟乡里说了一声,乡里觉得也处理不了,就报给市里,后来来了卡车很多人,一看都是些很有年代的尸骨也就没再追究责任,都装了袋子用卡车拉到市里烧掉了。

  干活的人不敢住在这里,都是跑到这个谷外边搭了帐篷,可到了晚上,工头就听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声音,类似于“哒哒哒哒”就好像有人在敲石头,工头胆子大出来看了看,发现声音就是从坳谷里传出来的,拿手电一照,坳谷里好像有什么白色的烟雾状的东西晃动,再仔细一看又好像没什么东西。

  第二天晚上坳谷里又传出来这声音,这次不光工头一个人,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一群人吓得连夜跑回村里,说啥也不干了。

  这是发生在我搬到泰安市区之后的事,发生在三友村和花园小区附近,如果你是泰安人,那一定不陌生这地方。

  我在那边住了几年,当时那里总有一个卖鸡蛋的女人骑着一个嘉陵摩托拉着鸡蛋走街串巷,喊着“卖鸡蛋勒”。如果你住在附近那么你一定知道我说的是谁,几乎那一片的人都是吃她的鸡蛋。可就这么一个人命实在是苦。

  他的丈夫很早就去世了,大儿子淹死在虎山水库,小女儿嫁人后得了重病。这还不算完,这个女人最后也出车祸去世了。

  这个女人的丈夫早先在老家有块地,一亩多还算不错的地,可是地中间偏偏有一个很小的山神庙,很是碍事。这男的就想拆了,村里的老人都劝他别动,会有。他不肯听拆掉了,村里一个老人看不下去,就搭了一个棚子重新上。

  这个男的拆了之后没一年就得病死了,死的时候才不到30,留下两个孩子和他媳妇。可还没完,大儿子长到16岁,刚中考完约着朋友去虎山水库游泳,可下去就再也没上来。这个卖鸡蛋的因为这个打击眼睛都差点哭瞎了,可还没等她缓过气来,他的女儿又得了重病,据说是尿毒症,具体治没治我不知道了,是不是还活着也没听说,因为就在这些事串成串时,这个女人每天都嘴里念着造的什么孽时,他自己就出车祸了,被一辆卡车碾过去,当场死亡。

  在我妈妈还小的时候,姥姥有一次跟姥爷吵架,吵得厉害,加上平时的烦心事很多,姥姥忍不住想。

  那天姥姥完家里,都归置好了就一个人往西边山上走去,整个人也惶惶忽忽的,眼前一阵阵的发花,加上是早上有点雾气,越走越迷糊。走了很久,突然迎面来一个中年人,拦住姥姥,对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可别乱走啊,看清楚”。

  姥姥觉得这人神经兮兮的就没搭理,绕过去继续走,那个人又喊道“你走错了,那边不是”。姥姥仔细一看,自己真的走到了一个坡上脚下都是草的地方。心里不禁奇怪,这条走了这么久怎么还会走错,转身一瞧不远处就是,就赶忙回到上继续走。

  说来奇怪,自己明明是往西走,可这条走着走着居然走到了姥姥的老家,而姥姥的老家在北边的,方向根本不同。这时村里出来一个人正是姥姥的一个表妹,看见姥姥立刻让到家里喝茶了。姥姥看见姐妹心里的委屈都说出来了,哭了很久。

  姥姥一走家里乱套了,姥爷叫着村里的人一起帮忙找,到了晚上才找到姥姥。带着姥姥回家了。

  后来姥姥跟我妈妈说了这件事,说那个人是来救她的神仙啊,他看出来我在走的是一条死,他就给我指了一条生啊。